orange

江湖夜雨十年灯

【赤黑】 单人称 (意识流ver.)

>>>单人称




>>>[光]




他坐在空调房间里,隔着澄明透亮的玻璃窗看着世界被阳光打亮。这种感觉很微妙,心里一瞬间变得光亮,比光明更甚的是感觉是希望,他有种强烈的想把自己铺晒在阳光下的冲动。但他并没那么做。他知道那后果轻则伤害皮肤重则中暑。他从不赴汤蹈火。他对夏天的喜欢就这么多了。




或者说,他对任何事的喜欢仅限如此了。




赤司征十郎又喜欢又讨厌这种无所事事的单调感。于是这些年来他所执着与坚持的便一直是胜利的结果,为了这结果而不择手段的过程当然是必要的——如果它不可缺的话。在赤司征十郎看来,这简直是获得成功最便利的捷径了——只要努力,就有回报,不是吗?


在毫不相关的人看来,赤司征十郎有时显得像个怪物。当然这些赤司征十郎也不是不知道,但他毫不在意。那些人一辈子都不会达到他的高度,要是考虑与每个自己人生毫无交集且平庸无奇的人所说的话,那赤司征十郎就不是赤司征十郎了。虽然他自信满满认为内心十分强大,当然,那也是“自认为”。




他内心的强大使他心无旁骛地走在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上,他把世界的声音剔除在脑后,把五彩的颜色踩在脚下,把芬芳的花香丢在空中任其浮游。只是偶尔黑天时,独自一人走在这条干净的道路上,心中生出小小的寂静。



他从不需要别人的理解,因为他根本没指望有人能理解他,比起这,棋子只要绝对的服从就够了。



他只是偶尔会意识到自己是寂寞的,但只有那么一小会儿——天很快就亮了。



然而作为一个正常人类中的不寻常人类,赤司征十郎还是希望能有个同样对等的存在——一个正常环境下的不寻常纰漏——来弥补有时候心中不小心晾出来的空白。



其实这空白也不是非得填上不可,宁缺毋滥是赤司征十郎的原则,这关乎到他所坚持的价值观和他的个人修养和品性,所以他现在开始一点点地接收着来自外界的信息,让它们一点点流进心里。




只不过——如你所见——他对任何事的喜欢仅限如此了。





>>> [Alice]



“她叫Alice,她1989年被发现,从1992年开始被追踪录音。在其他鲸鱼眼里,Alice就像是个哑巴。她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亲属或朋友,唱歌的时候没有人听见,难过的时候也没有人理睬。原因是这只孤独鲸的频率有52赫兹,而正常鲸的频率只有15~25赫兹,她的频率一直是错误的。”



那么,只要找不到与自己同一频率的鲸鱼,你就会这么一直孤独下去,直至死亡吧?黑子哲也关上浏览器,如是想着。



对于自己“透明”或者说“隐身”的体质,黑子哲也是很抵触的。没有哪个男生会喜欢默默站在人群的阴影中,看别人的欢声笑语。他也想有属于自己的流光溢彩的青春,也想有一群称兄道弟的好友,也想有一个钟意自己的可爱女生,于是他选择了站在阳光下去打篮球。而以上的种种,他也的确是拥有了。



只是依然的依然,如果他不发出点什么声音,他偶尔还是会被落在后面。



黑子哲也是个倔强的人,他奋力抵抗那个名为“孤独”的滋味,于是大部分的时间他花在了篮球上,在没有找到共鸣的小部分频率上看书、买香草奶昔、摄影、剥橘子、睡觉……


黑子哲也是个聪明的人,在给自己找了一通事做后,尽管发出的频率依旧没人来接收,他还是觉得心满意足。


只是偶尔,非常非常偶尔,他还是想找一个人——只要那个人在,他就能确定自己的频率是正常的。他对那个人的要求不算很苛刻,但至少有一点,那个人必须能随时发现自己——如果连自己的存在都难以察觉,何谈走进内心?



今天的阳光正好,黑子哲也对着艳阳张开五指,看着手指的外轮廓被阳光照得微微透红。他心里把那个人命名为“Alice”。他给“Alice”做过种种猜想,他不在意对方的性别,他喜欢揣测平时“Alice”喜欢干什么,他想可能“Alice”有时候也会感到有点孤独的吧,孤独到连声音都很少发出,更别说去寻求“Alice”的频率了。



黑子哲也不是天生的乐观派,他有时也会显得特别消极,但在这件事上,他相信他一定能遇到“Alice”。要不就是“Alice”找到他。

-tbc-



妈哟翻到以前写的赤黑,有点不忍直视,没什么剧情的冲突,纯练笔٩(๑´0`๑)۶但决定写下去惹,(或许还是坑……)


顺便上一篇赤黑的传送门    带你远行(戳我 (。・`ω´・)


十分不好意思打 赤黑 tag的我 ಠ౪ಠ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