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e

江湖夜雨十年灯

【赤黑】带你远行(短篇)

大家好这里是阿染^ ^ 

 

食用事项

 

1短篇

2正剧向

1

 
 

—你收到的最虚无缥缈的承诺是什么?


—曾经有一个人答应过我,带我远行。

 

2

 
 

他眯眼瞧着电脑上的时间,发着幽幽蓝光的电子屏幕上那小小的数字显示 01:00.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已是半夜。

 
 
 他望向窗外,玻璃窗映照下的自己额前的碎发奇怪地翘起,蓝瞳朦胧,布满血丝。

 
 
 夏日的夜,伴随着窗外声声的虫鸣和室内空调运转的嗡嗡声,记忆不经意回到几年前的夏天,鼻尖涌上一点夏天鲜活的味道,那个时候,大家都是十几岁的少年。

 
 
是中学社团规定的合宿。一伙头发五颜六色的伙伴和自己背上行囊去乡间。说是进行体能训练,其实新鲜感受更多,都是十几岁还未经历过什么的少年,只是大家的狂热表现不同罢了。

 
他记得不太清楚。到了28岁这个年纪,往事的一切都开始模糊不清了,所以他才开始怀疑记忆的偏差性,接下来发生的事是否真实,有哪些是他添加臆想出来的。

 
 
 
 
 那是合宿的第三天——黑子也奇怪自己怎么记的这样清楚,他记得每天清晨他们先是绕着那座不大的山慢跑一圈,再开始接下来的活动。他还记得他沿着前辈们跑出来的道路上呼哧呼哧地跑,不过总是被落在最后就是了。脚底是黝黑坚实的泥土,鼻腔间充满乡间带着露水和芬芳草叶的味道,有一株小雏菊被朝阳涂上了橘黄色。

 

视线再向上是薄蓝的天空,几片白净的云堆砌在远方,因早起而带来的起床气早已随着清风拂面而消失不见——下一秒,黑子突然觉得脚踝处传来一阵剧痛——他光顾着抬头看天,踩到了石头,以至扭到了脚。

 

黑子哲也吃痛的“咝”了一下,踉跄了几步,绝望的发现他现在的位置几乎恰恰好好处于从起点到终点的一半,再加之他本来就落在队伍的最后,不会有人再追上来了,不过即使是开始训练,也有可能因为他的低存在感而没人发现“黑子哲也不见了”这个事实,总之种种设想,都让黑子哲也相当的懊恼和沮丧。

 
 

至于他也试着走回去,可每走一步都像是在撕扯自己的血肉,听自己血脉喷张的声音可不好受,难不成用爬的吗?虽然(可能)没人看见,可还是有点耻辱…

 
 

就这样,当黑子哲也怀着一点都不美丽了的心情坐在美丽的花草中时,他意外的看到了一个人走了过来,是他的队长,赤司征十郎。仿佛是逆光而来的将军,让黑子瞪大眼睛了好几秒才缓过劲儿——赤司君发现我不见了?心里刚酝酿起暖意,不过在看到对方手里拿的点名表后暖意就变冷了点。

 

在简明地说明了情况后,得到对方问:“真的走不了了吗?”只能无奈又羞愧地说:“嗯。”末了为自己拖了全队的后腿而增加自我厌恶感,并且在看到对方揉了揉眉头却因额前刘海过长而看不清表情后,这份情感又增重了几分。

 
 却不想,站着的赤司征十郎却突然蹲了下来,伸手去触碰黑子的踝骨处查看伤势,并且在黑子反应过来之前就收了手,动作快如闪电的一瞬。

 
而黑子眼里所见的过了好久才传到大脑皮层,这才感到被赤司触碰到的皮肤似有了奇异的灼热。明明是“队长”和“受伤队友”之间的正常接触,黑子却突然有点别扭了。 
 
 
可是赤司的下一句话却让他感到小小欣喜起来,“那我陪你休息会儿。” 
 
 
 
 黑子哲也从不相信宿命论。作为一个实实在在如假包换的男生,他对自己那种些微的少女情怀嗤之以鼻,虽然心底的悸动是确实存在的,但黑子只是单纯的把它归结到“友情”那一块。他自诩非传统男性,在他所成长的环境和所接受的教育中,也极少涉及同性之爱,他相当地不清楚,对赤司这种时而怅然若失时而欢喜雀跃的心情,到底算什么。 
 
 

3

 
 合宿之后便进入了紧张的国三,学业压力陡然增重,更重要的是,黑子开始困惑了,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打篮球?

 
 
 他能记起当初是为了心中对篮球的爱才坚守并在一场场比赛里乐在其中的吧?而如今赤司以及他的对友们,已经渐渐把篮球当成证明自己价值的工具,追求胜利便是其一表现。

 
 此时的帝光已经所向披靡,而赤司“胜利就是一切”的理念更使他不能苟同。

 
 心中的分歧噪点日益震响,最终使他交上了退部申请书。

 
 他记得赤司在看过之后轻轻地把它放在了一边,好像它根本不值得一提。

 

“看来哲也并不认同我呢。不过就这么放你走了,不是太不公平了?我可是一手把你培养起来的呢。”

 

“我是很感谢赤司君的教导。但是,我可不止是不认同你的理念啊。”

 

“那么,哲也是违背我的意愿了?”

 

“很抱歉,是。”

 
———————————————————— 
 

距那次针锋相对的谈话已经过去了好久,合宿期间没有想明白的事,纠缠在心里也不爽快,黑子向来是爽快的人,于是把这件事渐渐淡忘掉。直到高中W.C,诚凛vc洛山。

 
 
 

比赛的前一天,有美丽的晚霞。黑子突然想起来唯一一次合宿他却伤了脚的那天,赤司蹲下来查看他的伤势。和赤司眼神交汇的一刹那感到从未所有的慌乱,突然就紧张了起来,于是急忙扭头看天。那时的天空也是这样美丽,澄澈地仿佛能倒映出自己的影子,留下飞鸟划过的印迹。

以及刻意被记忆遗漏掉的对话渐渐苏醒。

 “快要国三了啊。”

 “嗯,哲也有什么中意的学校么。”

 “倒还没考虑..赤司君你呢?”

 “洛山。”

 

沉默。两个人都怔怔的,在想自己的事。

 

还是黑子率先打破了胶着的时间,“有时候感到理想啊什么的,真是遥远又遥不可及的东西呢。赤司君的目标倒是很明确。”

 

“哲也的理想是?”

“现在是希望能好好打篮球,考到一所不错的高中。至于以后,”黑子湛蓝的眼睛望向朝阳升起的地方,好似点点碎光浮在一片汪洋大海上,漂泊无踪,却又好像伸出手就能探到,“如果不能当旅行家的话,至少也要出门远行一次。”


赤司朝他璨然一笑,“我带你远行。”

黑子一愣,随即微微红了脸,笑眯眯的说:“好呢。我等着。”

 

他没有说“有时间”,“有机会”。他说,“我等着”。

 
 而整个初中时代,赤司对黑子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那么,黑子哲也,你的退部申请通过了。”


4

 他想到了这些,于是在那天晚上,黑子去见了赤司,两个人依旧少言,并肩走着,却保持着一种恰到好处的默契。


“虽然你战胜了大辉和凉太,不过明天还是要当心——”赤司转过来,鎏金赤红的瞳孔紧逼着眼前人,“真正的强者,是不会被轻易打败的。”

 “是。所以赤司——”话语突然被截断,赤司把一根手指抵在黑子的唇上,

 “有些事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

“请让我看到你的行动。”

 

黑子哲也突然觉得很恼怒,就是对赤司这种没由来的自信和自说自话感到很不爽,至少让我把话说完啊?于是黑子哲也张口,对着赤司竖在他嘴上的那根手指咬了下去。力道不轻不重,正好留下一排牙印。


虽然黑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做出这种事——咬了赤司?——但他确实做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夜里游荡在街上的孤魂野鬼附体了,才借了胆子做这样的事。他后退了一步,听见自己说,“我会打败赤司君的。”接着赶在赤司被摆一道发怒之前逃也似地走了。


于是他也并没看见,赤司单薄的身影立在浓重的夜色之下,周围是来往的车辆。他天生的气场阻断了他和这些场景的联系,他站在那里,有着一种孤寂的美感,像是一株开在夜色里的血红玫瑰。

 

美丽却危险。安静却嚣张。


 而28岁的黑子哲也,已经对那场比赛的印象很模糊了,唯一清晰留在他的脑海里的,是赤司那双惊心动魄的眼瞳。

 
 
 
  

5

 

早知道不喝9点钟那杯咖啡了,翻涌而上的记忆真是怎么止也止不住。黑子突然想到以前看过的一句话,好像是这么说的:“年轻时的情感是一生中最充沛的时候,年少遇见的人可能就是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人。”

 

虽然你并没有履行你的诺言。

 

我们也早已分道扬镳。


 是谁在唱,“在有生的瞬间遇见了你,竟花光了我所有运气” ?


 但是于我而言,与你相遇、相知,已经是我这漫漫而浩渺的一生中,最大的幸运。

 
 
 
 
黑子哲也躺在床上,手中拿着来自赤司征十郎的婚礼邀请函,恍惚地想着。

 
 

-End-

 
 后记

不知道有没有亲发现了,题目中“带你远行”在文章中出现的位置其实是他们感情表达的最高形式,其实我最初想表达的意思就是这样的:并不是每一份都是圆满的、而是有些缺憾的爱情。

所以安排了一个云淡风轻的尾巴,可以看成是黑子的单相思也好,是赤黑的两情相悦却从未发觉也好,总之最后的最后,他们没有在一起。

而我以为,对于同性之间的爱情,且先不管意识到这点后各人的反应,认清自己的心总是很艰难的过程。

没有神助攻,没有阴阳差错的转身,没有梦里梦到,没有莫名其妙的巧合,没有在人群中短暂或长久的对视,日子就这么平淡且安详地过下去。该分别的时候分别,该拥抱的时候紧紧相拥,能够走到最后的人们,不能说不是一种幸运。

希望看到这里的诸君都能幸福。

总而言之谢谢亲的观看和捧场 ლ(´ڡ`ლ

 

评论(13)

热度(31)